" 淨化是一種工具、也是一種救贖的方法。

無論我們怎麼的解釋或如何的剖析,最終還是要回到人的本質上,

人是一個能量的傳遞與轉換管道或工具腳色本身。

淨化讓我們忠實的執行神的計畫,讓我們盡到本分,

自然就沒有"我執"的阻力,自然就達到謙卑與寬恕的大愛(無所偏執)。"

摘自MCKS般尼克療癒法@有關身體淨化的觀念

 HealingHand  

延續去年10月底離職後的茫然與身心俱疲, 還有對未來及對自己的不知所措,

第一次見到老師時, 其實更想發問與處理的是內心的那些苦悶情緒,

不過總覺得那不是一個適合大吐苦水的場域, 就只提了自己脊椎及雙腿的問題.

說真的, 那時還真覺得我所見到的一切都很像是在變魔術, 只見老師雙手在空中比劃幾下,

就精準地說出我的椎間盤第幾節與第幾節歪掉, 還偵測(?)出了我有很大的情緒卡在身體中等....

 

  接下來, 正式進入治療, 老師請我放輕鬆坐著即可, 然後想像一些開心的情境以幫助打開心輪,

沒多久, 我就陷入半睡眠狀態, 但仍依稀可以感覺得到老師在我身旁的移動以及雙手的比劃.

很有趣的是, 雖然是放鬆地閉著眼睛坐在椅子上, 但一開始我就明顯感覺到身體的緊繃,

接下來, 頭開始明顯覺得緊繃不適, 呼吸也隨之變得沉重, 甚至一度頭痛到很想立即站起來走人.

某種程度上, 整個身體不適及頭部發熱發痛的感覺, 與去年進行凱龍療法時的狀態類似,

大概是已經有過一次類似的經驗, 所以心情上並未覺得恐慌害怕, 只是不適總是讓人不耐,

我想當時我臉上表情一定很不爽, 也一度在心裡怒吼, "後!! 我不玩了!!", 哈哈!!

 

後來不知過了多久, 身體開始覺得輕鬆, 接著就像睡了一個好覺般地打了個大哈欠後醒來,

張開眼睛之後, 我只覺得頭好輕, 處於一種很放鬆地狀態, 不太想講話, 眼神也放空, 甚至有點失憶.

老師應該看多了這狀況, 就解釋說這是正常的, 因為很多東西被清理掉了, 接下來就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

例如回去後還是要戒吃豬肉及無鱗的魚, 12~24小時內不要洗澡等, 才能讓療癒的能量持續運作發揮效用.

 

ring 001  

剛好當天有戴著自己喜愛的水晶手鍊及戒指, 在進行治療時先取了下來放在一旁, 

沒想到療程結束後, 老師也順手幫我清理了這些水晶製品的能量, 還告訴我它們該如何配戴.

原來, 我們眼見到的水晶顏色並不一定與它們的能量顏色相同, 隨便亂戴會影響身體與情緒的健全.

一般書上會提到, 要吸收的能量戴左手, 要排出的能量戴右手, 所以通常只有黑色類石頭要戴在右手.  

但像這只我很愛的紅碧璽戒指其實也要戴在右手, 不然這有著強力清理作用的橘紅色能量,

長期戴在左手讓身體吸收的話, 人可是容易氣虛老化, 精神不振; 而這跟我自己的觀察不謀而合.

 

就這樣, 第一次的療程結束, 當晚走在信義路街頭, 一直覺得自己好像飄浮在空中,

真的好多事情想不起來了, 沒有特別愛睏, 但就是好空好空好空.

當時萬萬沒想到, 這天開始, 就結下了我與般尼克療癒的不解之緣, 呵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ily Pao 的頭像
Emily Pao

Sat Chit Ananda

Emily P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